2017年8月1日 星期二

解嚴30年 台灣的土地徵收還在戒嚴中

針對台南鐵路東移及地下化一案,交通部鐵路改建工程局(後稱鐵工局)已經在今年3月15日正式動工,此刻鐵工局及台南市政府也正如火如荼的在台南市東區及北區舉辦「台南市區鐵路地下化計畫公聽會」,舉辦公聽會的法源依據為《土地徵收條例》第10條1項及第2項,「需用土地人興辦之事業依法應經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許可者,於申請徵收土地或土地改良物前,應將其事業計畫報經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許可。需用土地人於事業計畫報請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許可前,應舉行公聽會,聽取土地所有權人及利害關係人之意見。」工程先行動工,再來辦理土地徵收公聽會,已經顯不合邏輯,然而,政府所履行的行政程序是否合法合憲,更值得重視。

這是因為台南鐵路東移及地下化一案的事業計畫早在民國98年就由交通部報請經建會(現國發會)核可,後續並由行政院核定在案,因此在公聽會當中,交通部鐵工局及台南市政府往往以行政院已經核定為理由,只是照本宣科的把核定的事業計畫唸一遍,完全忽視民眾的疑慮與建議。但是,前述法律卻明文規定,交通部鐵工局在民國90年代,於事業計畫報經交通部許可之前,即應舉辦公聽會,讓民眾知曉這個事業計畫的工程建設內容及可能的衝擊影響,並聆聽民眾的建言,但是那時並沒有舉辦,接下來在報請經建會核可時,也沒有舉辦,後續在報經行政院核定時,依舊是如此,完全都是行政部門的內部作業,民眾幾乎是完全不知情,將其稱之為黑箱作業應不為過。

也就是說,行政院早在民國98年即核定台南鐵路東移及地下化工程,但是在那之前,依法即應舉辦的土地徵收公聽會,卻是在8年之後的今日,甚且是在工程已經動工的情況下才正式舉辦,請問,這有符合法律及憲法的規定嗎?如果不符合,那這個事業計畫及現在已經動工的工程有它的正當性及合法性嗎?

這個問題相當的重要,因為它涉及了人民財產權及生存權的保障,而這是屬於憲法基本人權層次的嚴肅課題,不應以土地徵收政府會予以金錢補償來予以扭曲與誤導。《大法官釋字第400號》表示,「憲法第15條關於人民財產權應予保障之規定,旨在確保個人依財產之存續狀態行使其自由使用、收益及處分之權能,並免於遭受公權力或第三人之侵害,俾能實現個人自由、發展人格及維護尊嚴。」類似的解釋也持續出現在《大法官釋字第709號》及《大法官釋字第732號》,也就是說,財產權絕非僅只是金錢的價格,它更是人民的自由權、人格權及人性尊嚴,因此是屬於重要的基本人權,不可輕易的予以侵害與剝奪。

另外,《大法官釋字第443號》及《大法官釋字第709號》也強調「憲法第10條規定人民有居住之自由,旨在保障人民有選擇其居住處所,營私人生活不受干預之自由。」政府若要剝奪前述基本人權,一定要踐行「憲法要求之正當行政程序」。我們因此要強烈質疑,行政院核定在先,卻在8年後再行舉辦公聽會,恐已經不符合「憲法要求之正當行政程序」,嚴重侵害了人民的基本人權。

同樣讓我們擔憂的是,交通部目前正不斷地複製相同有違憲之虞的行政程序。在前瞻計畫中,交通部提出「台南鐵路地下化延伸至永康、善化地區計畫」,交通部次長范植谷在7月23日對此案表示「樂觀看待,希望年底前核定」,若核定順利,將於明年展開綜合規劃。另外,針對「彰化鐵路高架化工程計畫」,據7月28日報載,在交通部長賀陳旦裁示鐵路局應啟動彰化機檢段的遷移作業,而同時彰化縣政府也需盡速辦理都市更新作業,協助用地取得後,彰化縣政府指出,修正計畫可在8月份陳報交通部後再轉國發會及行政院,爭取在12月底能夠全線定案。

根據這兩則新聞報導,皆表示前瞻計畫的行政程序是:1.中央先核定2.綜合規劃3.工程施做,而這也與現行台南鐵路東移的行政程序是一樣的。試問,當行政院或交通部在第一階段事業計畫核定時,所需舉辦的公聽會辦理了嗎?當地居民有多少人知道自己的土地要被徵收、房屋要被拆除、家人即將要流離失所呢?沒有的。

這就是「先射箭、再劃靶」的威權行政模式,長期以來,這個政府都是中央由上而下的先核定政策,那時根本都沒有考量民眾參與的必要性及基本人權的保障,縱然是後來的「綜合規劃」,其實也都是在已定的「核定政策」大前提下來進行綜合規劃,因此,不論是後來的都市計畫或土地徵收計畫,所謂的民眾參與其實都僅只是做做表面功夫,公聽會的舉辦也僅是徒具形式而已,根本沒有任何實質的意義。

然而,更為重要的是,這表示人民在憲法上本應獲得保障的基本人權,如憲法第15條及第10條,是完全被忽視的,而土地徵收所需具備的公共利益要件,依舊僅只是由極少數權力菁英及行政官僚所獨斷,距離《大法官釋字第709號》的要求,「憲法要求之正當行政程序」及「以公開方式舉辦聽證,使利害關係人得到場以言詞為意見之陳述及論辯」,實在是非常的遙遠。

就在日前,7月15日,國人在紀念解嚴30年,但是,不禁要問,土地徵收真的解嚴了嗎?人民的權利保障真的有回歸憲法的規定嗎?前述這套「先射箭、再劃靶」的威權行政模式有因為解除戒嚴而有任何改變嗎?很遺憾地,沒有的。解嚴,不是在問那一個政黨上台或下台,而是要問,我們是否有真正的回歸憲政,若依照目前依舊在施行的這套威權行政模式來看,土地徵收應該是仍然存活在戒嚴當中。

發表於《上報》,2018/08/01。

※作者為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兼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

2017年7月23日 星期日

縱然是民進黨主政,台灣依舊是沒有實質解嚴

縱然是民進黨主政,台灣依舊是沒有實質解嚴

底下又是一則台南鐵路地下化的新聞,而且也是屬於民進黨政府正在大力推動的一項前瞻計畫,煩請大家詳細閱讀,但是我希望大家注意的焦點不是在於多少的建設經費即將投入,而是要請大家想一想,這樣的行政程序及規劃思維是否適當?這有符合憲法的規定嗎?
根據這則新聞報導,這項前瞻建設計畫的行政程序是:1.中央先核定2.綜合規劃3.工程施做,而這也與現行台南鐵路東移的行政程序是一模一樣的。試問大家,當行政院或交通部在第一階段核定工程時,請問當地居民有多少人知道自己的土地要被徵收、房屋要被拆除、家人即將要流離失所呢?沒有的,若以南鐵東移為例,行政院在民國98年核定鐵路東移工程時,當地居民幾乎是沒有任何人知道的。
這就是「先射箭、再劃靶」的威權行政模式,長期以來,這個政府都是中央先核定政策,那時根本就沒有考量民眾的需求,縱然是後來的「綜合規劃」,其實也都是在已定的「核定政策」大前提下來進行綜合規劃,因此,不論是後來的事業計畫、都市計畫或土地徵收計畫,所謂的民眾參與其實都僅只是做做樣子,徒具形式而已,根本沒有任何實質的意義。
這表示,人民在憲法上所應享有的基本人權,如憲法第15條,是完全不受保障的,而公共政策所追尋的公共利益依舊僅只是由少數權力菁英及行政官僚所獨斷,距離司法院大法官第709號解釋文的要求,「踐行正當行政程序」及「以公開方式舉辦聽證,使利害關係人得到場以言詞為意見之陳述及論辯」,實在是非常的遙遠。
就在前幾天,7月15日,我們在慶祝解嚴30年,但是,不禁要問,台灣真的解嚴了嗎?人民的權利保障真的有回歸憲法的規定嗎?前述這套「先射箭、再劃靶」的威權行政模式有因為解除戒嚴而有任何改變嗎?沒有的。解嚴,不應只是問那一個政黨上台或下台、統一或獨立、轉型正義或不當黨產等,而是要問,我們是否有真正的回歸憲政?若依照目前依舊在施行的這套威權行政模式來看,我們仍然是沒有解嚴的。
很遺憾地,縱然執政者已經是轉變成了追求解除戒嚴的民進黨,而在人民的支持下,它也已經上台成為了執政黨,但是,最為弔詭的是,台灣卻僅有形式上的解嚴,依舊是沒有實質的解嚴。這套權力的「戒嚴魔戒」相當的迷人美味,就連民進黨權力菁英也無法、或不願抵擋的。

參考新聞:http://news.ltn.com.tw//news/local/paper/1121177

2016年7月22日 星期五

Land grabs spark fresh controversy

After the 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 (DPP) came to power following January’s elections, many are hoping that the party will implement a fresh approach to how the nation is governed and move Taiwan toward being a true democratic country with genuine constitutional politics.
One of the major indicators of whether this might come to pass is the issue of land rights and expropriations. This practice involves a violation of citizens’ constitutionally guaranteed rights, and as such, its application necessitates compliance with certain very strict criteria.
Any expropriation must be in the public interest. It must also be absolutely necessary and proportionate, and should only be used as a last resort. If any of these criteria are not met, then there is reason to question whether such action is constitutional. Land expropriation is an important issue, and one that involves basic human rights.
The problem is that following many years of authoritarian rule, the power to define exactly what is meant by “in the public interest” or “necessary” remains in the hands of those who hold power. In addition, in the pursuit of economic growth and political expediency, land expropriations have actually become the preferred and indeed least expensive option. It is a measure government officials have been resorting to far too easily, and one that has become almost par for the course.
This has been especially true in recent years. With government finances being in such a precarious state, authorities have resorted to zone expropriation — wresting land from vulnerable farmers and putting it up for sale. This has forced many Taiwanese to move, and this is a serious infringement of their basic human rights. It is a problem that needs to be addressed.
There have been many important pronouncements by judicial bodies on the chaotic situation that surrounds forced land expropriations.
The Council of Grand Justices has been clear about the need for due process and that public hearings need to be held to ensure that any land expropriations are done only in the public interest and out of necessity.
The council’s Constitutional Interpretation No. 709, which rules on the provisions of the Urban Renewal Act (都市更新條例), states that the act “should require the competent authority to conduct hearings in public, allow interested parties to appear and present their statements and arguments orally during the proceedings and explain their rationale for adopting or declining the arguments after taking into consideration all the records of the hearings.
In this fashion the act can be made consistent with the meaning and purpose of the constitutional guarantee of the people’s rights to property and freedom of residence.”
The Supreme Administrative Court has also on several occasions warned that land expropriation should only be considered as a last resort. It did so explicitly in its 2012 Ruling No. 1067, in its 2010 Ruling No. 1276 — because of the implications for the state’s appropriation of citizens’ property rights — and in Ruling No. 355, which was issued that same year and which clearly states that it should only be used when there are no other options available.
Unfortunately, despite the frequency and clarity of such rulings, the relevant authorities have tended to turn a deaf ear.
Now that a DPP-led government is in power, the land expropriation controversy has been reignited by the Tainan City Government in a case that is attracting the most attention: the railway’s relocation underground and to the east.
On July 2, the Ministry of the Interior’s Construction and Planning Agency convened an Expanded Urban Renewal Task Force Review Committee. If the meeting is examined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issues raised here, there are subtle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committee’s and the previous approach, but it is by no means certain that the committee is an adequate substitute for the public hearings that the Grand Justices say should be required.
Did the government provide groups opposed to the proposals with substantial information in advance? Have those in charge of the process isolated the crux of the problem and given the participants the opportunity to meet and present their various arguments for discussion? Questions remain about these issues.
In addition, the Tainan City Government and the Ministry of Transportation and Communications (MOTC) still need to explain exactly why relocating the railway to the east would be a last resort.
During a meeting, Tainan Urban and Rural Development Department Director Wu Hsin-hsiu (吳欣修) said: “Of course there are many different ways of proceeding, but the government cannot choose any one of these, it has to find the one that entails relatively little conflict.”
MOTC Railway Reconstruction Bureau (鐵工局) Secretary-General Wen Tai-hsin (溫代欣) also eventually conceded that the eastward relocation was “not the only blueprint on the table.”
Tainan Mayor William Lai (賴清德) said that there were many other options for the construction project, but that the eastward relocation had “many advantages” and that the construction was “highly viable.”
These recommendations for the option notwithstanding, does the eastward relocation actually fulfill the criteria of being a last resort, and therefore comply with the conditions required for land expropriation?
These requirements were originally slated for inclusion in proposed amendments to the Land Expropriation Act (土地徵收條例) in early 2012, but they never made it into the amended legislation due to objections by the then-Chinese Nationalist Party (KMT) government.
The DPP can still achieve these goals through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Administrative Procedure Act (行政程序法) or other legislation.
Now that it has recognized the Aboriginal community’s right to informed consent, the government should have the courage to take Taiwan to the next stage.
Hsu Shih-jung is professor of land economics at National Chengchi University.
Translated by Paul Cooper
發表於Taipei Times, 2016/7/18.

謊言計畫共和國

三年前的今天,苗栗大埔張藥房遭劉政鴻強拆,致使張家屋毀人亡,後來雖贏了官司,違法的土地徵收終被撤銷,但巨大傷害卻已造成。如今,重返大埔,放眼望去,除了建商蓋樓出售及滿街仲介廣告外,還能看到什麼?看得見劉政鴻當初所宣稱的高科技設廠及就業人潮嗎?沒有的,然而,這卻是大埔強制徵收的基礎。

類似情形也出現在其他徵收地區,也就是,政府往往以華麗的計畫藍圖來進行土地徵收,但是,後來卻發現這些計畫藍圖其實都是謊言時,該怎麼辦?一切能回到從前嗎?當氣象局因颱風路徑預測不準而招致批評時,又有誰因為政府計畫藍圖的預測不準而被責難,並要求承擔責任?台語俗諺「頭過身就過」,當徵收來的土地沒有實現原先計畫目標時,我們卻習以市場景氣低迷來合理化原先預測的不準確,並不以為意。然而,那些因為預測不準而家破人亡的被徵收戶,他們就該死?
不論是中央或地方政府,經建單位浮報經濟成長及就業增加數字、科技單位浮報廠商設廠增加數字、都計單位浮報人口增加數字、交通單位浮報運量及旅客增加數字…,政府各單位的計畫藍圖似皆成為謊言計畫,裡面充斥浮誇數字,所使用的辭藻也都是夢幻般的華麗與抽象。附隨地,各單位也都培植了許多顧問及規劃公司,它們配合著政府及產業界需要,成為夢想及謊言的製造機器。
更嚴重的,這樣的謊言計畫是與知識體系緊密連結。學者建構了許多預測推估模型,並運用數學或統計公式、符號及數字,讓民眾誤以為那就是單純科學及客觀知識。他們信奉價值與事實分離原則,假設政治及社會情境不變,並將無法量化的價值排除,由此生產出許多不食人間煙火的預測報告與論文。許多學者進而受聘為各式委員會成員,為此謊言計畫背書,產官學三方共同建構了這個「謊言計畫共和國」。
都市計畫及土地徵收大概就是建立在這些謊言計畫之上,不少土豪劣紳更是趁機大撈一筆,至於社會弱勢,則是隨時準備要被犧牲。張藥房強拆及張大哥含恨而終,讓我們清楚看見這個詐騙及壓迫的罪惡結構與集團!
(作者為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兼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
發表於《自由時報》,2016/7/18, A.15。

2016年7月13日 星期三

徵收是最後迫不得已手段

民進黨上台,大家都期盼新政府的施政能夠展現新氣象,將台灣帶往真正的民主憲政國家,其中,土地徵收就成為一個重要的指標。土地徵收強制剝奪了人民在《憲法》上所保障的權益,因此它的採用一定要符合非常嚴謹的必備要件,如公益性、必要性、比例性、最後迫不得已等,否則就會有違憲之虞,也就是說土地徵收是重要的基本人權課題。

便宜行事侵害人權

然而,過往長期威權統治,使得公益性及必要性的詮釋權完全由掌權者所獨斷,在追求經濟成長及提升行政效率的名義下,土地徵收反而成為最優先及最便宜的手段,行政官員非常隨意的進行土地徵收,並且已經養成了壞習慣,動不動就進行土地徵收。尤其是近年來,政府財政窘困,更是大肆採用區段徵收,搶奪弱勢農民的土地進行標售,這都使得許多國人被強制迫遷,基本人權遭致嚴重侵害,問題非常的嚴重。
對於土地徵收的前述亂象,其實司法機關早已有許多重要的指示,例如大法官明確指出應該履行正當法律程序,由舉辦聽證會來確定徵收的公益性及必要性,如釋字第709號:「應規定由主管機關以公開方式舉辦聽證,使利害關係人得到場以言詞為意見之陳述及論辯後,斟酌全部聽證紀錄,說明採納及不採納之理由作成核定,始無違於《憲法》保障人民財產權及居住自由之意旨。」
最高行政法院也不斷告誡,土地徵收應是最後不得已措施,如101年度判字第1067號判決:「土地徵收,係國家為實現所欲興辦公共事業之公益的最後不得已措施」;99年度判字第1276號判決:「土地徵收乃藉國家公權力之行使,強制取得人民之財產權,對於人民之財產權發生嚴重影響,為不得已之手段」;99年度判字第355號判決亦明確指出:「土地徵收是國家取得土地所有權最後不得已之手段,因而土地徵收僅在無其他方法可資利用時始可。」然而,非常遺憾地,言者諄諄,聽者藐藐,過往的行政機關根本予以忽視。
新政府上台,土地徵收爭議是由台南市府拉開序幕,最受注目個案應為台南鐵路東移案。若以前述論點來審視內政部營建署於7月2日所召開的「都市計劃擴大專案小組審查會」,其作法雖與以往略有不同,然而該會議是否能夠取代大法官所要求的聽證會?政府是否已於事前提供充分資訊予自救會?主事者是否已確定問題爭點,讓雙方都能聚焦並進行有意義的論辯?這皆不無疑義。 

盼新政府實現正義

另外,台南市政府及交通部是否應該說明為何鐵路東移是最後迫不得已的措施?但是當台南市都發局局長吳欣修於會中公開宣稱:「當然很多工法都可行,但政府不能隨便選一個,要找一個衝擊較小的工法」;交通部主任秘書溫代欣也終於承認東移版並非「行政院唯一核定的版本」;賴清德市長也重申工程施作方式有許多種,而東移版乃是具「多項優勢」及「工程可行性高」。但是,不論是優劣或可行性評估,是否都沒有真正回應鐵路東移應是最後迫不得已措施?那這還符合土地徵收要件嗎?
2012年初《土地徵收條例》進行修正,那時修法草案原來就是要把前述重點皆納入,惟因國民黨政府反對而無法畢其功於一役。現今民進黨已全面執政,縱然該條例尚未修正,但仍可以依《行政程序法》及其他法令來實現土地正義。期盼新政府在肯認原住民知情同意權後,更能夠勇敢跨出那一步,讓台灣真正的脫胎換骨。 
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兼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
(發表於《蘋果日報》,2016/07/13,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60713/37305555/)

2016年6月16日 星期四

賴市長,為什麼要這樣一直不斷的說謊?為什麼?

賴市長,為什麼要這樣一直不斷的說謊?為什麼?
請大家注意這則新聞,賴市長是怎麼說的?「民國98年通過至今沒有改變」!請問大家,南鐵一案難道是民國98年之後才定案?簡單問一個關鍵性的問題,它的預算是何時定案?是誰幫忙喬那294億預算的中央與地方分配比例?是蘇貞昌前行政院長!那請問他的任期是在什麼時候?是在民國98年之前?還是在民國98年之後?民國98年都已經是馬英九執政了,蘇貞昌還有可能擔任行政院長嗎?
再者,再請問賴市長,「民國98年通過至今沒有改變」,真的都沒有改變嗎?真的嗎?如果我告訴大家現在的版本根本就已經不是「民國98年通過」的版本時,賴市長,你又要如何的自圓其說?我就再問一個關鍵問題,即「民國98年通過版本」的軌距,與現在的軌距是一樣的嗎?依舊還是「民國98年通過版本」的4.11公尺嗎?即,現在的版本還是4.11公尺嗎?難道沒有改變嗎?你以為我們都沒有做功課嗎?
另外,「依自救會現在提出的版本,房屋也須拆除」,但是,這是建立在民國84年原軌底下施做的版本啊!那時是採用「土地徵用」,而不是「土地徵收」!也就是他們的房子雖然必須部分拆除,但是,是借給鐵工局,用來作為臨時軌使用,等到原軌底下施做完成後,火車鐵軌就會切換回去,並把土地還給他們,讓他們重新把房子蓋回來,也就是他們並沒有喪失土地所有權!但是,你所推動的鐵路東移版是「土地徵收」,這將讓他們完全喪失土地及房屋的所有權,房屋被拆除之後,永遠都回不去了!因此,雖然「房屋也須拆除」,但是,二者的法律效果卻是完全不同的,你為什麼長期以來都要刻意的予以混淆呢?
賴市長,為什麼你要這樣一直不斷的說謊?為什麼?

2016年6月14日 星期二

給新政府的建言

給新政府的建言

徐世榮
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
 新政府上任,各部會紛紛提出新建設方案,例如為了刺激投資及振興經濟,國發會近日宣布「三駕馬車」新政,鎖定五大創新產業;而經濟部長也立即表示,為了推動太陽能光電產業,已透過跨部會平台與農委會等協調出一萬公頃土地作為試煉場域,預計將會帶動百億元以上的投資。新政府各部會皆勇於任事,讓國人充滿希望與期待,惟若是缺乏對於以往計畫行政程序的深刻省思,並予以改變,卻也讓人擔憂新政府依舊會進行與前朝一致的威權統治模式,後續恐也會引發重大爭議。這套威權統治模式的核心機關乃是國發會。

        國發會的前身是經建會,以往所執掌的工作主要是促進國家經濟成長,它是行政院最重要的幕僚單位,掌握政府預算的分配,政府各部門只要所提計畫經過國發會的核定通過,大抵也就沒有問題了,因為後續的程序中,行政院大概也都會照案核定通過。所以中央政府各部會或地方政府所提建設計畫皆會努力要讓它們能夠為國發會所核定,如此就能夠搖身一變為國家重大建設計畫,例如交通部所提桃園航空城、台南鐵路東移、經濟部所提台知園區、及苗栗縣政府過往所提後龍科技園區等皆是。

        惟交通部、經濟部、地方政府、國發會及行政院所擬定、審議及核可的計畫,都仍然僅是「興辦事業計畫」的範疇,這都還是計畫行政程序的初始階段,在這之後,往往都還有「環境保護計畫」、「土地使用計畫(如都市計畫)」、「土地徵收計畫」等不同的法定計畫必須進行擬定、審議及核可。但是,非常遺憾的,為了追求行政效率,在後續這三個法定計畫發動之前,國發會及行政院卻早已核定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如交通部及經濟部)所提的「興辦事業計畫」,並正式編列預算,嚴重忽視後續三個法定計畫的重要性。這也就是說,我們國家的重大建設計畫大概都是在「興辦事業計畫」階段就已經確定,國家重大公共政策也因此幾乎都是由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在主導。也因此,後續的這三個法定計畫大抵就必須配合「興辦事業計畫」,這致使後續三個計畫的擬定及審議都缺乏自主性,大概都僅是做做樣子,這也難怪長期以來它們皆被譏笑為花瓶、附庸、為虎作倀,根本不獲重視,甚且被鄙視唾棄。

        因此,當環保署環境影響評估委員會、內政部都市計畫委員會及土地徵收審議小組在召開審議會議時,開發單位最為荒謬的陳述之一,乃是「本計畫行政院已經核定」,試問,如果「行政院已經核定」,那後續這些委員會為什麼還需要審查?如果還需要審查,那委員會的審查到底是審真的?還是審假的?這也難怪後續的審查幾乎都是通過的。但是這樣的計畫行政程序卻造成了非常嚴重的問題,如前所述,即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所提的「興辦事業計畫」其實都還僅只是初始的「部門計畫」,它考量的面向並非是那麼的全面,有許多重要的價值在這個初始階段都是不被重視的,如土地徵收所需的公益性及必要性等基本人權面向、又如永續發展非常重要的環境生態價值面向等,但這套計畫行政程序卻是把這些重要的價值都排除在外了,致使了許多受害者僅能在街頭進行抗議與衝撞,而這也是前朝會遭致人民批判及拋棄的重要原因之一。另一方面,這套僅是通行於政府內部的計畫行政程序也正是過往國民黨威權統治模式的主要表徵,因為它以「效率為名」,不僅不公開、也不透明,在公民社會的多元聲音都還未注入之前,行政院卻早早已經核定,它所追求的其實是非常狹隘的部門利益,還稱不上是公共利益的。

        因此,未來新政府的「行政院已經核定」是否應該要慢一點?可否等「環境保護計畫」、「土地使用計畫」、「土地徵收計畫」等不同法定計畫皆已審議及通過之後再來核定?也就是說,是否可以讓其他法定計畫也都能夠擁有相對自主的空間?讓更多元的價值都能夠被尊重及包容,而不是只為了配合「興辦事業計畫」,卻反而是把許多重要的價值皆排除在外。另外,趁新政府上台之際,國發會的角色是否也應該要改變了?既然已經更名,是否應該要由過往狹隘的追求經濟成長轉變為追求永續發展?國發會對於「發展」意涵的理解與詮釋是否能夠更為宏觀?是否能夠藉由計畫程序的變革來擔負起整合政府、企業及公民社會三大部門的重責大任?


        人民欣喜於新政府的上台,希望台灣能夠有新的氣象,不過若前朝所遺留下來的這套威權統治模式及計畫行政程序沒有徹底的改變,那蔡英文總統在就職演說中所揭示的「在經濟發展的同時,我們不要忘記對環境的責任。經濟發展的新模式會和國土規劃、區域發展及環境永續,相互結合」,及「新政府會持續和公民社會一起合作,讓台灣的政策更符合多元、平等、開放、透明、人權的價值,讓台灣的民主機制更加深化與進化」等,恐怕就都會很難達成了。

發表於《自由時報》,2016/6/13,A14版。